汽车
您的位置:联合中文网 » » 汽车 » 正文

追回“逃车”:骗车骗贷每天发生 逃车谁之过?

核心提示:

  “6年前做车贷,如今做汽车租赁,在这两个行业,追逃车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最多的时候一个月会拖回23辆车,除掉双休,刚好一天一辆。”谈起从事汽车金融及汽车租赁时遭遇的违约和骗车,以及将车“抢回来”的经历,在该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余武(化名)直呼这太常见。“2011年从事车贷业务以来,我们追逃回来的车辆数不胜数,追讨人也是五花八门,从经济来源稳定的空姐、公司白领,到消费比较冲动的年轻人。”


  在汽车租赁及贷款购车后,汽车租赁及汽车金融公司的风控部门一般会在车上安装多处GPS定位系统。余武口中所谓的追逃车,一般是指金融公司或汽车租赁公司的外勤人员在车辆被抵押及违法卖出后,通过GPS定位系统查找到逃车,并将其偷偷拖回或开走,从而免除损失的事情。

  根据J.D.Power中国经销商汽车金融满意度研究显示,尽管中国乘用车销售增长放缓,但借助各类金融产品购买新车的消费者比例稳步增长,今年进一步攀升8%。然而,随着汽车金融渗透率的提高,违约和骗贷却每天都在发生。“前两年,集资平台兴起时,不少人到这些平台骗来贷款,但后来平台都倒闭了,这部分钱也没人管他们要,一部分人尝到了甜头,打起了车贷的主意。”从事汽车金融风控的李文(化名)如是说。

  在李文看来,汽车违约并非全是违约者和骗车者的错。“通过后台测算,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违约和‘骗车’高发人群,但如今,汽车违约也是一种产业链,一种对于汽车金融公司来说具有更高利润的灰色产业链。某些公司在放贷时,为了追求高额利润,会将贷款发放给那些具有高风险的人群。”

  悲喜追逃

  就在几天前,余武的租车公司就追回了一辆违约车。在这次追逃事件中,一位在苏州进行汽车租赁的承租人,在交了一成1.3万元押金后,把一辆价值13万元的速腾开到江西,并转手3万元卖出。“我们的后台GPS监控到车辆驶出苏州,立刻开始警惕了,就派出江西分公司的员工赶去追讨。”余武介绍。

  当见到这辆车时,这辆速腾已经被拆掉了牌照、换了钥匙。“我们的外勤找到车后,发现没有牌照,就打电话让110警察过来处理。由于我们带着关于这辆车的产权证以及租赁合同,最终,派出所让我们把这辆车拖走。”余武介绍,“这辆车的承租者被罚了一些钱,吊销了终生驾照。但收购这辆车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在余武看来,这是一件得以完美解决的追讨事件。“有一次,我们通过后台发现一辆车从上海跑到了山东,随后信号就彻底消失了。过了几天,发现了这辆车的信号,但地理位置却在朝鲜。”余武和他的团队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认栽。“我们的车有卖去老挝、越南、朝鲜的,这种情况下,车已经倒了好几手了。”余武说。

  一般来说,豪华越野车如普拉多等会倒卖去老挝,吉利、奇瑞等较便宜的车会被卖去朝鲜,如今越南查得严,倒过去的反而比较少。

  “有些人是恶意诈骗,但有些人的违约情况,就让人啼笑皆非了。”余武介绍。让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次“空姐汽车金融违约”。这位空姐及其男朋友通过他所在的金融公司用空姐的名义买了一辆奔驰车型,但在还了一段时间车贷后却突然断供。很快,余武和他的团队发现车辆的行驶轨迹发生了异常,多方联系空姐却联系不上后,就把这辆车拖了回来。后来,联系到空姐后,才知道她和其男友已经分手,但男朋友拒不归还车辆。“这位空姐一个劲感谢我们,把车帮她追了回来,并拿着退款说这样她还能减少点损失。”

  数据显示,年轻人是汽车金融和汽车租赁的主力。J.D.Power中国区金融及服务行业事业部总经理薛珉也在近日表示:“在中国豪华车和主流车细分市场中,贷款购买新车的百分比都取得了显著增长,年轻消费者更愿意贷款购车。”但在余武看来,年轻人在进行贷款买车时,也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90-94年的年轻人是最危险的人群,他们有萌萌的小姑娘帮男朋友买车,但男朋友带着车一去不复返的;有些已经成人的年轻人冲动消费,最终却没办法还贷破罐子破摔的。”余武介绍,“还是太年轻,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不知道后果,聪明却胆大妄为。”

  在余武看来,这些属于追逃车里面比较温情脉脉和妥善解决的部分,另一面则显得更为残酷。“在追逃车的过程中,当我们的拖车被人发现时,也许就会发生冲突。有时,这就会显示出其残酷的一面。我们尽量避免这些。”“每天都要追逃违约车,追讨人的生活,每天都要保持高度的警觉,神经高度紧张。所以,一般通过给他们发放高工资的方式留住他们。”余武如是说。在他看来,追讨人的生活要么保持警觉和神经紧张,要么就会逐渐转为麻木。“千万不能麻木,如果一旦麻木,就要出事情。”

  逃车谁之过?

  在李文看来,违约和骗车现象层出不穷,并非全是贷款买车者以及租赁者“道德败坏”,围绕汽车金融及汽车租赁兴起的一条灰色产业链,为层出不穷的违约和骗车提供了可乘之机。“通过大数据以及严格的风控,可以避免绝大多数的违约以及骗贷。但与提供车贷得到微薄的利润相比,贷款‘违约’可以为汽车金融公司提供更多的利润,有时候为了追求利润率的提升,这些企业会故意将汽车贷款给那些具有高风险的贷款者和汽车租赁人员。”李文如是说。

  所谓违约利益链,即如果车贷人员违约,汽车金融公司和无良的经销商可以让这批消费者赔偿更多的违约金,这是不少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汽车金融公司对那些风控显示‘高危’的人,就睁一眼闭一只眼了。”

  据李文介绍,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一些小的汽车金融公司,即便是在大的金融公司也不例外。“企业在发展的不同阶段,会发生不同的事情。比如,在追求利润阶段,就会放宽信贷的风控。”“骗贷曾经在大城市流行,如今大城市已经不多了,更多的是集中在四五线城市。有些人通过给不懂汽车金融和信贷的四五线城市农民一些钱,利用他们的身份证‘骗车骗贷’,然后再将车辆卖出去。甚至极端情况下出现过农民还不起车贷跳楼的事件。”李文介绍。

  风控正当时

  在余武看来,风控和国家并未出台规范性的政策,正在一步步让这个领域变得更乱。“如果风控做不好,就会增加平台的风险和成本,成本增加势必会提高车贷利率,利率过高,违约率更会成倍提升。”他感叹,“这会毁了这个行业。”

  余武认为,他和他的平台如今非常注重风控。“这是一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行业,我们在进行风控的时候,一定会注意剔除黄、赌、黑。涉黄一定会涉黑,这就容易出现很多难以把握的事情。”

  近日由PP租车改名而来的START共享有车生活平台,试图通过三个风控环节来保证车辆安全。其创始人兼CEO张丙军称,START首先通过大数据进行风险识别;第二个环节是加装智能盒子进行风险监控,并监测驾驶者的不当驾驶行为等;第三个环节是法律震慑。“START共享有车生活平台与公安体系建立精细合作。如果出现风险,警察可以扣车,并将车辆收回。而一旦发现骗租团伙,则立即与司法机关配合将之绳之于法。同时,START还设立了1亿元人民币的保障金,在极端情况下,赔偿车主。”张丙军说。

  事实上,现在有关汽车金融风控的问题也引起了主机厂的重视。北汽集团副总经理张建勇在6月初举办的一次有关汽车金融的发布会上直言,欧美的汽车金融渗透率在70%左右,中国目前实际上在30%左右。但很多金融机构却并未参与进来,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办法控制风险。

  “现在我们的融资成本都在15%—20%左右的水平,消费信贷的水平也都到了12%左右的水平。如果这些风险措施到位,会直接把金融机构的风险降下来,同时风险定价上也会把消费的成本和运营的融资成本降低。这样的话能够促进整个产业的升级。”张建勇说。

编辑:yanghui




Tags:逃车;骗贷;新能源;奇瑞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联合中文网 Copyright © 2015 unionews.cn All Right Reserved. 佳媒内容平台[ www.mitiplus.com ]成员.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

联合中文网版权归长沙佳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所有 湘ICP备16008745号-4